新闻中心
>> 首页 - 新闻中心

诵读《红色家书》 传承红色力量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8/5/8 15:22:19 浏览次数: 1661

诵读《红色家书》 传承红色力量

    编者按:3月24日,江西省委书记、省长刘奇在井冈山调研时,偶然间读到《红色家书》,让他爱不释手、动情落泪。他在基层和机关调研走访时,多次提及此书,并向全省党员干部发出号召“每位同志都要认真读一读《红色家书》”。为此,现将带您一起学习《红色家书》里那些刻骨铭心的故事(选登)

    诵读红色家书、感受信仰力量、共度政治生日、永葆入党初心,让我们一起来感受、体会吧!

左权简介:
    左权(1906—1942),字林,又名左自林,湖南醴陵人。1924年考入广东湘军讲武堂,后并入黄埔军校第一期。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同年赴苏留学深造。1930年回国后到中央苏区工作。先后任红军学校教官、红军野战司令部作战科长、红十五军政委兼军长、闽西苏维埃秘书长等职。长征中,任红一军团参谋长,1936年任红一军团代军团长。抗战时期,任八路军副参谋长。1942年5月25日,在山西辽县(令左权县)麻田指挥部队与十倍于己的日军激战,不幸牺牲,时年36岁。

诵读红色家书——中国工农红军和八路军高级指挥员左权给叔父写的信:
叔父:
    你六月一号的手谕及匡家美君与燕如信均于近日收到,因我近几月来在外东跑西跑,值近日始归。
    从你的信中已敬悉一切,短短十余年变化确大。不幸林哥作古,家失柱石,使我悲痛万分。我以己任不能不在外奔走,家中所恃者全系林哥,而今林哥又与世长辞,实使我不安,使我心痛。
    叔父!我虽一时不能回家,我牺牲了我的一切幸福,为我的事业来奋斗,请你相信这一道路是光明的,伟大的,愿以我的成功的事业报你与我母亲对我的恩爱,报我林哥对我的培养。
    叔父!承提及你我两家重新统一问题,实给我极大的兴奋。我极望早日成功,能使我年高的母亲及我的嫂嫂与侄儿、女等,与你家共聚一堂,度些愉快舒适的日子。有蒙重爱,我不仅不能忘记,自当以一切力量报与之。
    芦沟桥事件后,迄今已两个多月了,日本已动员全国力量想灭亡中国。中国政府为自卫应战,亦已摆开了阵势,全面的战争已打成了,这一战争必然要持久下去,也只有持久才能取得抗战的胜利。红军已改名为国民革命军,并改编为第八路[军],现又改编为第十八集团军。我们的先头部队早已进到抗日的前线,并与日寇接触。后续部队正在继续运送,我今日即在上前线的途中。我们将以游击运动战的姿势,出动于敌人之前后左右各个方面,配合友军粉碎日敌的进攻。我军已准备着以最大的艰苦斗争来与日本周旋,因为在抗战中,中国的财政经济日益穷困,生产日益低落,在持久的战争中必须能够吃苦,没有坚持的持久艰苦斗争的精神,抗日胜利是无保障[的]。
    拟到达目的地后,再告通讯处。专此敬请
    福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       侄 自林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九月十八晚于山西之稷山县
两位婶母及堂哥二嫂均此问安。


诵读红色家书——赵一曼给儿子的遗书
赵一曼简介:
    原名李坤泰,四川省宜宾县白杨嘴村人。1923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,担任白杨嘴村团支部书记,组织“妇女解放同盟会”,与封建势力进行斗争。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入党后,更加积极地在学生中从事革命活动。1927年秋,受党派遣去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。1928年冬回国,到上海、江西等地做秘密工作。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,被党派到东北工作。1935年秋,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一师二团政委。同年11月在战斗中负伤,1936年8月2日英勇就义,时年31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就义前给儿子的遗书(一)

宁儿:
    母亲对于你没有能尽到教育的责任,实在是遗憾的事情。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,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。母亲和你在生前是永久没有再见的机会了。希望你,宁儿啊!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!我最亲爱的孩子啊!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,就用实行来教育你。
在你长大成人之后,希望你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  你的母亲赵一曼于车中

 

 

我的孩子要替母亲继续斗争
——就义前给儿子的遗书(二)

宁儿:
    母亲到东北来找职业,今天这样不幸的最后,谁又能知道呢?
    母亲的死不足惜,可怜的是我的孩子,没有能给我担任教育的人。母亲死后,我的孩子要代替母亲继续斗争,自己壮大成长,来安慰九泉之下的母亲!你的父亲到东北来死在东北,母亲也步着他的后尘。我的孩子,亲爱的可怜的我的孩子啊!
    母亲也没有可说的话了,我的孩子要好好学习,就是母亲最后的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        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       在临死前的你的母亲

 

《背后的故事》

“甘将热血沃中华”的女政委——赵一曼


    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浴血奋斗的年代,在党的队伍里涌现出一大批女性豪杰。昔日东北抗日战场上便有一位名扬四方的女英烈,连敌伪的报纸也惊叹于她“红枪白马”的英姿。她就是郭沫若所盛赞的“甘将热血沃中华”的赵一曼。
    战士们尊称她“我们的女政委”。赵一曼,原名李坤泰,乳名淑端,学名李淑宁,又名李一超,1905年生于四川省宜宾县北部一个小地主家庭。她8岁入私塾,10岁时母亲按当地旧俗要给她裹脚、穿耳眼,但无论呵斥还是责打,她都坚决不肯。她当着众人的面洗脚,这在当时被认为有伤风化。
    五四运动期间,赵一曼受到革命思想影响。1924年,大姐夫郑佑芝用通讯的方式介绍她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。1926年夏,她加入共产党,曾任共青团宜宾地委妇女委员和县国民党党部代理妇女部长。1927年夏,武汉政府反共,她转移到上海,随即去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,翌年与同学陈大榜(陈达邦)结婚。1928年冬,她因疾病和身孕,奉调回国,先后到宜昌、上海、南昌等处做地下工作。
    1932年春,她被派到东北地区工作,更名为赵一曼,先后在奉天(沈阳)、哈尔滨领导工人斗争。翌年,为掩护身份,她曾同满洲总工会负责人老曹(黄维新)假称夫妻。1934年7月,她赴哈尔滨以东的抗日游击区,任珠河中心县委委员,后任珠河区委书记。1935年秋,她兼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一师二团政委,被当地战士们亲切地称为“我们的女政委”。
    在游击区里,赵一曼同群众关系非常密切。她患有肺炎,身体虚弱,化名李一超的她,被乡亲们亲切地称为“瘦李”、“李姐”。1935年11月,她率领的部队被日伪军包围,她要团长带队突围,自己担任掩护,左手手腕中弹负伤。她在村里隐蔽养伤被敌人发现,奋起迎战时左大腿骨被子弹打穿,因流血过多昏迷而被捕。她被押到哈尔滨伪滨江省警务厅受刑后几度昏迷,仍坚贞不屈。她生命垂危时,日寇担心死去得不到口供,把她送进哈尔滨市立第一医院监视治疗。负责看守她的伪满警察董宪勋和医院女护士韩勇义,都为她的英勇所感动,又听她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,于是决心参加抗联队伍。在二人帮助下,她于1936年6月28日深夜逃出哈尔滨,朝抗日游击区的方向走。
    伪骑警队在第三天凌晨追上了她们乘坐的马车,赵一曼再次被捕。敌人反复折磨了她一个月,她只是怒斥敌人:“你们可以让整个村庄变成瓦砾,可以把人剁成烂泥,可是你们消灭不了共产党员的信仰!”
    1936年8月2日,敌人把她押到珠河县,在公开处决前绑在一辆马车上游街示众。她一路唱着《红旗歌》,沿途许多群众感动得流泪,就义时年仅31岁。


日伪报纸也为之惊叹的弄潮儿


    赵一曼在珠河游击区时,伪满的哈尔滨报纸刊登了题为《共匪女头领赵一曼,红枪白马猖獗于哈东地区》的报道,尽管有很多污蔑不实之辞,却也把她说得神乎其神。其实,赵一曼从外貌看是个消瘦且病弱的女子,只是革命时代赋予她无比坚强的意志。
    作为中国共产党第一代女党员,赵一曼也走了一条冲出封建家门、入校接受新思想、到国外学习、回国搞革命活动之路。她生长于封闭的四川农村,当地的习俗是不让女孩子读书识字,而她恰恰走了相反的道路。
    她13岁时父亲去世,哥嫂对她多方管制。为了少惹是非,哥嫂将她收集的进步书刊付之一炬,并准备把她嫁出去了事。她激愤之下吐了血,于1924年8月6日在《妇女周报》上用“一超”的名字发表了要求脱离家庭的宣言。赵一曼随后入了党,成为军校第一批女生,以实际行动反抗封建家庭和黑暗社会。
    妇女解放从来都是衡量社会解放的重要尺度。在中华民族为自身解放与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中,涌现出赵一曼这样的巾帼英豪,既是党领导的民族民主革命所培育,同时也是这一革命深入人心的标志和骄傲。

男儿若是全都好,女子缘何分外差?

    赵一曼青少年时代,便在家乡反抗封建习俗。她不仅自己不缠足,用菜刀剁烂了裹脚布和小尖鞋,还组织了“妇女解放同盟会”,会员很快达到180多人。她们在闹市街头贴标语,画漫画,把乡绅们画成了狐狗、魔鬼。当地封建势力对赵一曼等人恨之入骨,扬言用粪水泼她们。母亲曾想用做女红的方法收敛赵一曼的心,让她学挑花(绣花),然而她9个月内没挑出一朵花,而是读了很多革命的书籍。
    在宜宾女子中学读书期间,校长按照封建当局的要求,特别规定女校学生必须一律挽髻。赵一曼带领几个女同学去找校长(监学)说:“我们梳不来头,挽不来髻,请你给梳、给挽吧!”以道学著称的校长一时尴尬不堪。随后,赵一曼和同学们拿出了准备好的剪刀,为自己剪了短发,结果被校方开除。
    大革命期间,赵一曼入武昌中央军校女生队,成为近代中国第一批女军校学员。不久,夏斗寅发动叛变进攻武汉,军校生编为独立师,在叶挺指挥下出发西进。躺在病床上的赵一曼硬是挣扎起来,带病参加了战斗。她在一首诗中写道:“男儿若是全都好,女子缘何分外差?”
    她在抗联队伍中任团政委时,队伍被敌包围,团长不同意她留下掩护,理由谁说女同志就不能打掩护!”,让许多男同志都为之感动。

    编后语:“知责任者,大丈夫之始也;行责任者,大丈夫之终也。”省委书记、省长刘奇向全省党员干部发出“认真读一读红色家书”的号召,更展现了一种“使命”的担当。今后五年,是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。在这样的关键节点、关键时期,我们要将诵读红色家书,与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有机结合起来,树牢“四个意识”,坚定“四个自信”,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对江西工作重要要求,更加积极主动地推进高质量发展,更加有效地把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,更加扎实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,更加有力地推进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建设,确保中央各项决策部署在江西不折不扣落到实处,把习近平总书记为我们擘画的蓝图一步步变为更加美好的现实。
    进入新时代,我们要从红色家书中汲取营养、感受力量,不忘初心、继续前进,接续好我们这一代共产党人的奋斗,完成好我们这一代共产党人的使命。

 

 


上一篇: 红叶公司举办2018年度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
下一篇: 声 明